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 主頁 > 作家 > 真正的作家必須跳出“苦咖啡文學”局限
真正的作家必須跳出“苦咖啡文學”局限
發表日期:2018-01-24 08:47| 來源 :本站原創 | 點擊數: 次
本文摘要: 近日,著名作家閻連科在芝加哥大學北京中心給讀者們上了一堂小說文本細讀課。 在這個小說文本細讀課上,閻連科解讀了“作家中的作家”博爾赫斯的小說,稱其小說極富文學

近日,著名作家閻連科在芝加哥大學北京中心給讀者們上了一堂小說文本細讀課。
在這個小說文本細讀課上,閻連科解讀了“作家中的作家”博爾赫斯的小說,稱其小說極富文學的創造性,開拓了小說寫作的新領域,為世界文學作出了杰出貢獻。在此過程中,他專門談到了世界文壇、中國文壇的文學創作傾向。
按照閻連科的看法,世界文學、中國文學的創作,已經完成了對傳統經典文學的轉移,一種可以稱作是“苦咖啡”的文學流行并泛濫起來。
閻連科為什么把這種文學叫做是“苦咖啡文學”?“今天咖啡館文學非常盛行,并不是說在咖啡館寫作就叫咖啡館文學,而是這種文學的風格:溫暖中有一點寒冷,甜美中有一點傷痛的文學,這是我們今天的作家整體在追求的一個文學局限。青年作家也好,中年作家也好,乃至于那些一片叫好聲的耳熟能詳的老作家,今天也到處走街串巷去吆喝地、賣地,恰恰就是這種苦咖啡的文學。但是無論它有多苦它也是咖啡,這種文學今天特別的流行?!?br> 閻連科提出自己對當下文壇“苦咖啡文學”的盛行、一些作家熱衷于創作這樣的“苦咖啡文學”的看法后,也引發了一些爭議和質疑。有人說,所謂的“苦咖啡文學”是一種自造的文學觀念,意謂這樣的對當下文學書寫風貌的判斷并不準確,“苦咖啡文學”是正常社會的正常產物。有人說,文學并不是必須要讓每個人都背負沉重的歷史枷鎖,甚至連個人生活里面的歡欣愉快都要層層封鎖在小屋里,密不透風,對“小傷感、小溫暖、小挫傷、小確幸”也不能予以嚴苛的否定。其實,這些爭議和質疑,只是看到了文壇上這種“苦咖啡文學”存在的合理性,構成了豐富的文學維度,卻忽視了閻連科看到“苦咖啡文學”在當今文壇泛濫的思考意義。
“苦咖啡文學”盛行,有文學信仰的原因,也有時代生活發生變化的緣故,更有作者文學創作力的問題,其中更主要的是他們的時代精神趣味和文學趣味發生了變化。這正像閻連科所說,“我們文學中已經沒有任何苦難也沒有任何人生的經歷問題,所有的經歷都是在咖啡館中間產生的,痛苦我們可以到咖啡館去談,苦難也可以到咖啡館去談,即便人生的生生死死也可以在咖啡館中去談,當我們的任何的苦難、經歷、困境,都可以約上一個朋友到咖啡館去談的時候,其實這個苦難這個人類的境遇的困境已經被我們消解了……”所以“苦咖啡文學”的本質,就是消解和弱化了人類的困境、苦難和痛苦,這樣的文學再也沒有《戰爭與和平》那么宏大的歷史,那么大的苦難,也不會有巴爾扎克那樣的對整個社會的描述和關照,對整個民族的關心,當然也不會再出現像卡夫卡小說中對個體的人的深刻關懷。
閻連科是更多地肯定了人類“苦難”“痛苦”,對于文學藝術創作的意義。這樣的文學的眼光,看得是非常廣闊的,古今中外很多作家,像曹雪芹、杜甫、魯迅、托爾斯泰、卡夫卡等,之所以成就卓著,為后人所銘記,是因為他們擁有人生中“苦難”“痛苦”的經歷,他們的文學敘述主要的也是對人類“苦難”“痛苦”的觀照,傳達的是對人類的境遇和人類的命運、人類的偉大和人類的痛苦的一種認識?!翱嗄選薄巴純唷備枇慫切拍?、理想、尊嚴、勇氣、精神力量方面的巨大助益。他們具有苦難、痛苦的偉大智慧,為世人留下了寶貴的精神產品,應該說“苦難”“痛苦”給予他們的思想的價值、審美的價值,是不可低估的。然而,今天一些“苦咖啡文學”的作家,在生活中、在心態上、在精神價值的追求方面,卻是正在回避著苦難,遠離著痛苦的體驗,即使是面對“苦難”“痛苦”,也是“在咖啡館中間產生的,痛苦我們可以到咖啡館去談,苦難也可以到咖啡館去談,即便人生的生生死死也可以在咖啡館中去談”,而且“我們太多作家關注咖啡館里,而沒有在咖啡館以外寫作,沒有對咖啡館以外的人生存的幻想”,“如果我們的文學全部都是這種苦咖啡文學,都是門羅都是卡佛而不存在魯迅,我們的社會問題可能顯得更大”。這應該說是已經指出了當今一些作家的作品思想和美學品格內蘊問題和精神的現狀。 (責任編輯:root)

熱門推薦
  • 娛樂資訊
  • 社會百態